当前位置:首页> 阿丙看展

云中锦书来 点点滴滴离人泪 纸短情常在

来源:  时间:

           【阿丙看展】云中锦书来 点点滴滴离人泪 纸短情常在

         

         国际商报-中国商务新闻网讯 进入信息时代,还有意愿提笔写信的人,说“绝无”肯定是过于绝对了,说“仅有”倒是绝不会过于夸张的。(图文:国际商报-中国商务新闻网记者 程炳新  陈宏)

         云中谁寄锦书来云中谁寄锦书来云中谁寄锦书来云中谁寄锦书来云中谁寄锦书来 时光的背影如此悠悠,往日的岁月又上心头。刚刚在天桥艺术中心亮相的红墙下的名人手迹展,展出的手迹涉及各领风骚的名家200余人,展品500余件,包含手札、书法、绘画、书籍、明信片等多个品类。聂耳、茅盾、巴金、田汉、吴玉章、叶圣陶、黄炎培、郑振铎、老舍、赵树理、曹禺、梅兰芳、竺可桢、陈景润......见字如面,抚今追昔,观者能无黯然。

         

         老舍先生著作等身,小说、剧本、快板儿......八年抗战,作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的总务部主任(实际负责人),老舍人缘甚好,左中右文艺界人士均有交结,往来信函自然不少。老舍与当年的“红颜知己”赵清阁信札往还不下百通,但仅区区四函面世,据说大多被赵清阁付之一炬了。不仅仅是八卦少了谈资,后人探究人民艺术家的心路历程,愈发扑朔迷离。

         

         现代文学史上著名作家流传最广的排序当属“鲁郭茅巴老曹”。先说老舍,自然有“乡党色彩”,北京人眼里的文学大咖,自古洎今,能超过老舍的,估计也就是曹雪芹了(关汉卿籍贯有争议,暂且不表)。

         《子夜》,茅公的代表作,原名《夕阳》,出版时为何定名《子夜》,腹笥空空不敢妄谈,只是茅盾为人题诗时,很爱写林逋《旅馆写怀》:垂成归不得,危坐对沧浪。病叶惊秋色,残蝉怕夕阳。可堪疏旧计,宁复更刚肠。的的孤峰意,深宵一梦狂。

         巴金原名李尧棠,读过《家》、《春》、《秋》的文青大都认为这两个字儿来自于巴枯宁和克鲁泡特金。其实不然。巴金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出书时想找两个笔画较少的字,因他当时正在翻译克鲁泡特金的《伦理学》,看到了“金”字,旋即听闻当年在法国求学时的一名巴姓室友自杀,就冠以巴姓。和鲁迅一样,除了自己创作外,巴金也翻译名家名作。他最喜欢的译著是鲁迅译的《死魂灵》,自己译的,首推克鲁泡特金《我的自传》。

         

         

         这是另外一位北京作家的手迹,曾当过文化部长的王蒙。王蒙河北南皮人,生于北京。与大名鼎鼎的张南皮相比,“王南皮”目前稍逊几筹。假以时日,王南皮会不会后来居上“力压”张南皮呢,我辈估计是无缘躬逢其盛了,但王蒙青史留名也是一准儿板上钉钉的事儿。(图文:国际商报-中国商务新闻网记者 程炳新  陈宏)

         

           又一位名气煊赫一时的河北作家,《艳阳天》、《金光大道》,如果您没读过甚至都没听说过,恭喜您,风华正茂。

         

         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被茅盾誉为卓绝的创造,民族形式的史诗。

    

        还是河北人。管桦词瞿希贤曲的《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应该还有人爱唱。但他的代表作《小英雄雨来》,不知道还在不在小学课本里。

         

         梅大师不用多介绍了,除了贵妃醉酒,梅兰芳也会吟诗作画,品鉴鼎彝。但自从与“文胆”齐如山“一别两宽”后,佳作几无......

    

        “小小红军”中硬汉萧军的手笔。健牛和病驴(萧红)剪得断,理却乱。     

         

         

        感兴趣的话就去看看,天桥艺术中心除了依惯例周一闭馆外,9月30日至10月3日休息,展至10月15日。(图文:国际商报-中国商务新闻网记者 程炳新  陈宏)

【免责声明】如遇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取得联系。

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邮箱:comnews2015@126.com

凤凰体彩_凤凰官网_凤凰体彩娱乐网站 彩9c9-彩9c9app下载「购彩平台」 彩9c9APP下载|首页